唯有尽力自持,方不致癫狂

坐在梯阶上的人

上周二,晚上接近九点了,终于把当天的课上完,便骑车从教学楼打算回宿舍。在经过农园外时,看到一个人坐在路边的阶级上,他屈腿抱着头,时不时抽搐下。

当时我骑车路过,在经过他以后,感觉不太对劲,遂折返到他旁边,我想知道他是否需要帮助。我曾经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隐私,他们有需要的话,会求助。可是,一次发生的事,却让我明白,一个跌到深渊里的人,无力呐喊求助,这时候任何人的一句关心,可能对他来说已经是全部的温暖。

坐在梯阶上的人

拳击师姐

这是我第一次在拳击课见这位女生,戴着眼镜的她带着文学气质,一看就觉得温柔似水。穿着一身肉色的运动服,训练时灵动的碎步跳跃,小窥到此女的运动能力,实是外柔内刚,倒是我以貌取人了。

老师安排我打擂台比赛,竟是和这位女生对打,言谈中得知是一位学过拳击不短时间的师姐。我心里暗自叫苦,脸上却偏偏要一副扑克脸。拳击不止是技术、力量的对决,更是心理战争,胆怯意味着在精神上落败,这远比技不如人还要命,更要命的是被对手看穿恐惧,迎来往往更重更猛烈的攻势。

拳击师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