坐在梯阶上的人

随笔

上周二,晚上接近九点了,终于把当天的课上完,便骑车从教学楼打算回宿舍。在经过农园外时,看到一个人坐在路边的阶级上,他屈腿抱着头,时不时抽搐下。

当时我骑车路过,在经过他以后,感觉不太对劲,遂折返到他旁边,我想知道他是否需要帮助。我曾经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隐私,他们有需要的话,会求助。可是,一次发生的事,却让我明白,一个跌到深渊里的人,无力呐喊求助,这时候任何人的一句关心,可能对他来说已经是全部的温暖。

我把车停在他面前,我对他说 “同学晚上好呀!”。他一开始没什么反应,继续低头抽搐,这时我是看出来他在哭泣了。我下车,从背包找了包纸巾,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“来,纸巾”。他抬起头,貌似有点难以置信,或许是不太好意思接受一个陌生人的纸巾,我便直接将纸巾塞到他手里,拍了拍他手背,笑着对他说:“以后你在学校见到我再还我吧”。

我知道,面对一个情绪崩溃的人,“一切会好起来的”、“往好的方面想”、“”这些话只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就如同当你断了腿,别人跟你说“往好的方面想”并不会让你更好受,你只会觉得人家并非倒霉的人,当然能毫无心理负担地说出一切。《活下去的理由》其中一章道出所谓关怀的话语,在深陷情绪里的人,是多么荒谬。作者把抑郁症换成了其他的症状,在幽默中透出话语背后的心酸,大家对抑郁认知不足,自以为的关心,却更像是在伤口上撒盐。生活能变得美好谁会不想呢?

“好了,我知道你得了肺结核,但幸好不是更严重的病啊,至少不会死人啊。”
“你觉得你为什么得了胃癌啊?”
“是的,我知道,得了结肠癌很痛苦,但你试试跟一个得了结肠癌的人生活在一起,嘘,简直是噩梦。”
“哦,你说你得了阿尔茨海默症?快跟我说说,我也一直有这个病。”
“哦,脑膜炎啊。加油,心态至上。”
“是,是,你的腿着火了,但一直抱怨它也没什么用啊,对吧?”
“好的,行了,你的降落伞也许真的出问题了,不过别泄气啊。”

我只是希望我传递的一个微笑,能让他在不幸中,获得微量安慰。做这些或许也是抱着自私的想法,当我被困在堵住的隧道里,两端没有光,也曾希望有人能给我一丝关怀。

本文作者:Hays Chan | 陈希

本文链接: https://haysc.tech/2020/10/30/canteen-frustrated-man/

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,均采用 BY-NC-SA 许可协议。转载请注明出处!

评论

您所在的地区可能无法访问 Disqus 评论系统,请切换网络环境再尝试。